北方四岛日俄合伙统治案的求实与课题,日经普

      日本政府为了解决北方四岛(俄罗斯称南千岛群岛)问题,正在讨论日俄共同统治方案,可以说这是探索在维持日俄双方以往主张的情况下,“以平分解决争端”(普京总统)的最具可行性的方案。对于日本来讲,根据在共同统治局面下俄罗斯在多大程度上获得施政权,也存在对现状进行追认的风险。共同统治的先例很少。实现面临诸多课题,谈判有可能陷入长期化。      围绕北方四岛问题,日本政府采取的基本方针是,在解决4岛归属问题之后签署和平条约,其战略是只要4岛属于日本一事得到确认,实际的归还时间和形态将灵活应对。日本在1998年曾经提出“川奈方案”,与在择捉岛及其以北的乌鲁普岛之间划边境线,但允许俄罗斯在相当长的时间内在4岛享有施政权,此次安倍政府提出的方案是在“川奈方案”的延长线上。      另一方面,俄罗斯的立场是,作为第2次世界大战的结果,4岛成为俄罗斯所诉,虽然承认归还齿舞群岛和色丹岛的1956年《日苏共同宣言》的有效性,但并未改变不同意归还面积占约9成的国后和择捉两岛的方针。      此次,日本提出的共同统治方案具有的优点是,与日本此前要求归还4岛的主张能确保一定的一致性。此外,与反对声音强烈的领土归还相比,俄罗斯也易于得到国民的理解。     不过,根据如何处理纳入对象的岛屿和施政权范围,存在俄罗斯事实上的实际控制仍将持续的风险。以如何处理国后岛等的俄罗斯军事相关设施为代表、安全保障方面的课题也不在少数。此外,加深与俄罗斯对立的美国也有可能表示反对。

    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日经中文网)获悉,作为日本与俄罗斯北方四岛(俄罗斯称南千岛群岛)问题的解决方案,日本政府正在讨论日俄两国共同统治方案。日方认为,采取在最终归属问题而存在对立的国后和择捉两岛等地共同行使主权的方式,有可能维持双方此前主张的情况下相互妥协。日本将提出以北方四岛哪些岛屿为对象以及在多大程度上给予哪个国家施政权等多个方案,希望启动与俄罗斯的全面磋商。  多位日俄政府相关人士向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日经中文网)透露了这一消息。这是日本首相安倍晋三5月在索契进行日俄首脑会谈时向普京提出的基于“新思路”的谈判的一环,安倍希望在预定12月15日在日本山口县举行的日俄首脑会谈中启动磋商。俄罗斯政府通过此前的接触,似乎在一定程度上掌握了日本方面的意向,有消息显示,俄方已经展开清理课题的工作。       围绕北方四岛问题,如果日俄能够就共同统治的解决方案达成基本协议,两国此前一直无法签署的和平条约的谈判必将随之加速。    日本政府的立场是在解决北方四岛归属的基础上与俄罗斯签署和平条约。而俄罗斯希望以1956年《日苏共同宣言》中写明的交还齿舞群岛和色丹岛的“归还2岛”达成妥协。日本方面似乎认为,为了寻找与俄罗斯方面的妥协点,作出一定的让步是难以避免的。  日本将共同统治方案定位为“考虑到希望以平分解决争端的普京意向的解决方案”(安倍周边人士)。这同时也是要求实际控制4岛的俄罗斯作出让步的内容,普京政权似乎将根据日本提供经济合作的进展状况,确定是否接受。  共同统治指的是多个国家根据协议共同对同一地区及其居民行使主权。过去曾有英国和法国在南太平洋瓦努阿图1980年独立之前实施等案例。       如果引入北方领土共同统治,日本政府的方针是以俄罗斯向日本归还齿舞、色丹两岛之后,两国共同统治国后、择捉岛的方案为核心进行调整。此外还预备了在日本确保强有力施政权的条件下,将北方4岛或齿舞、色丹、国后3岛列为共同统治对象的方案。          将哪个岛列为共同统治对象以及施政权的范围将在今后与俄罗斯方面进行调整,不过俄罗斯方面很可能会要求对北方4岛拥有强有力的施政权。        目前在北方4岛居住着约1万7千俄罗斯居民,没有日本人居住。引入共同统治的情况下,关于施政权的行驶,计划采用以岛上原住民为中心允许日本人自由往来和居住,常驻北方领土的日本行政官对其进行管理的方式。         不过关于如何管理岛内日本人的经济活动、警察权以及审判管理权等,仍有很多需要确定的内容。有必要决定是两国国民各自适用本国的法律还是作为共同立法区域。此外还面临着是否将日俄共同统治地区作为美国对日负有防卫义务的《日美安全保障条约》对象的课题。不少观点认为,即使两国首脑达成基本共识,事务级别的谈判和立法化的作业也需要几年时间。

本文由亚搏体育官方平台发布于国内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北方四岛日俄合伙统治案的求实与课题,日经普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