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盛的新,交易商担心风险转移铝库存

图片 1

纽约12月10日 -在美国的巴尔的摩和芝加哥等城市,成堆的铝库存正在逐渐消失,因为交易商担心美国监管机构会介入持续数年之久的伦敦金属交易所仓储政策纠纷。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王晓薇 北京报道 如果你今天喝了一罐可乐,那么可能将会有0.2美分的“附加值”流入了高盛的腰包。更糟糕的是,如果你今天是开车去买的这罐可乐,那么你可能还要间接再多给高盛1.09美元。 当然,这些都只是小数目。但是正是这些不起眼的小数目在叠加之后,为高盛,及其背后的各大银行最终带来了超过50亿美元的收入。 高盛是如何完成这个“积少成多”的创业故事的呢?一切或许都要归功于他在2010年完成的那次收购。造局 美国密歇根州底特律市郊区,有一个名叫克莱门斯山的小镇。在这个不太出名的小镇上,最明显的标志建筑物则是一片与小镇同名的蓝色大仓库。这个仓库在2010年前属于美国最大的铝储存企业之一的Metro International Trade Services公司。这样的仓库MITS在底特律共有27个——也许有32个。 2010年,在金融危机阴影的笼罩下,大宗商品市场步入低迷,现货市场的沉寂让许多有色金属的生产厂商只能将产品囤积起来,等待时机好转。嗅觉一向灵敏的高盛随即在仓储业中嗅到了商机。2010年11月高盛以5.4亿美元收购了MITS公司,克莱门斯山仓库的主人也变成了高盛。与高盛一同进入仓储业的还有他的好伙伴摩根大通。 在收购了MITS之后,高盛并没有将主要精力投入到让仓库业务顺利流转上,而是将他已经玩得非常娴熟的一个游戏规则引入了仓库的经营上——在供需关系中,人为制造一个假的瓶颈。 这个游戏规则的发明者是安然公司,在安然利用这一规则引发了加州电力恐慌,并于2001年宣布破产后,高盛成为了这一规则的继承者,并将其发扬光大。 在克莱门斯山仓库中,堆放着一排排巨大的铝锭,每一个体重都超过半吨,每堆的高度都达到15英尺。在高盛接手之前,这里的铝库存仅为5万吨,到2010年变为85万吨,现在则是150万吨,在高盛手中这个仓库的库存增加了30倍。目前,存放在高盛底特律库房中的铝锭已经占到了市场总额的25%。 根据金属仓储监管者伦敦金融交易所的规定,这些铝锭不可以简单地被存放在仓库中,它们必须流动起来。按照MITS的库存量,每天必须有3000吨以上的铝被转移出去。 为了继续完成将铝锭“锁”在仓库的目的,高盛玩起了“旋转木马”的游戏。据《纽约时报》报道,高盛虽然按照LME的规定每天将铝锭运输出去,然而每天转移的约90%的金属却都是转移到了另一家高盛控制的仓库里。 除了通过在不同仓库之间转移掩盖库存外,在拖延出库时间上高盛也下足了工夫。在底特律的仓库间流传着一张奇怪的工作排班表。许多仓库的铲车每天只被安排一轮班次,一天里有12个小时,甚至更多的时间都是空闲的。“拖延症”起到了预期的效果。在高盛买下这些仓库之前,顾客等待的时间为平均6周,当这些仓库成为高盛资产后,等待的时间已延长了20倍,超过了16个月。 在库存增加、出库速度减慢的过程中,铝的价格如高盛所预期的那样出现了大幅上涨。在2012年铝价处于高位时,现货铝的价格与对应的LME三个月期货铝基准价的溢价超过了250美元每吨,溢价比例接近13%,远远超过过去四年平均5%的溢价率。目前,铝在现货市场的价格已经增长逾一倍。“这完全是一个人造成本。”大宗商品咨询公司Jorge Vazquez Harbor Aluminum Intelligence的总经理Jorge Vazquez说,“这对经济将是一个拖累,每个消费者都要对此付出代价。”破局 最先出手破局的是LME的新东家。 2012年,香港证券交易所将有136年历史的LME收归旗下,遇到的第一个问题,就是来自世界最大铝生产企业俄铝对于高盛金属仓库持有企业拖延出库的“控诉”。为了破解高盛所制造的“供需瓶颈”,LME开始对库存交割规则进行修改。 2013年7月1日,LME给出了修改草案。在高库存及轮候时间超过100天的仓库,LME将最低出货率与入货率挂钩,每天的出货量至少比进货量高出1500吨,全球36个LME核准交割地点之中,轮候时间超过100天的共有5个地点,出库天数高达400多天的高盛底特律的仓库正好处于新规的标准之内。然而高盛以保护“核心数据”为由,在向LME披露融资类金属交易所占LME库存比重、各大交割仓库所有权归属等方面的懈怠表现有可能影响到LME新规的实施进度,与此同时,LME与仓库之间的利益捆绑也会影响着新规的执行力度。作为仓库的监管方,LME会向铝仓库收取1%的租金,这笔收入高达数百万美元,如果限制仓库库存,LME也将遭遇损失。LME给出的新规则实行时间为2014年4月,这也为金融仓库提前应对留有了余地。 美联储,银行业进入实物商品领域的始作俑者也开始对自己的过失进行反思。 7月22日,美联储用一句话的声明表明了自己的立场。“美联储常规性地审查一些受监管公司的大宗商品业务,并且目前在重新审视2003年关于某些大宗商品业务对金融系统起到促进作用,因此允许银行控股公司从事该类业务的决定。”2003年,正是在花旗银行的说服下,美联储同意了该银行与实物能源市场进行交易。而美联储对于花旗亮起的这一“绿灯”,也顺利放行了高盛、富国银行等金融机构进入实物交易领域。 “通过控制仓库、管道和港口,银行将会获得有价值的市场信息,这为他们在进行交易时提供了一个巨大的优势。”大宗商品和金融市场研究咨询机构Prestige Economics首席经济学家Jason Schenker说,“这如果发生在股票市场,会被看做是利益冲突,甚至是内幕交易,但在大宗商品市场,这却是合法的。” 事态的发展已经与当初美联储同意银行交易实物时所预期的——“交易将对银行的主营业务起到辅助作用,对公众利益有所帮助”——背道而驰。 在LME与美联储正在考虑是否修改游戏规则时,搜集证据的行动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中。 7月21日,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已向华尔街数家银行及其他大型交易商发出通知,可能会对这些机构的金属仓储业务进行调查。两位接到CFTC上述通知函的消息人士对路透表示,CFTC上周向多家公司发出了通知函,要求他们保留过去三年的电子邮件、文件和即时消息。其中一位消息人士表示,上述通知相当于CFTC正式调查前的“鸣枪警告”。 7月22日,美国参议院举行听证会,就“大而不能倒”的银行业从事实物交易是否会引发金融风险展开讨论。俄亥俄州民主党参议员谢罗德·布朗表示希望美联储能够拉紧套在银行业身上的缰绳。“银行就应该是银行,而不是石油公司。”布朗说,“他们的职能是发放贷款,而不是操纵市场,抬高价格,将我们的整个金融体系暴露在风险之下。” 7月23日,高盛集团发表声明回应《纽约时报》的报道。高盛解释,自己在铝市场只是完成扮演一名做市商的角色。“为了满足做市商这一角色的要求,我们有时会执行现货交割,这与我们在金融市场对政府债券以及股票的处理是一致的。”高盛说。

图片 2

图为俄罗斯铝业在西伯利亚的克拉斯诺亚尔斯克铝厂存放的高纯度铝锭。REUTERS/Ilya Naymushin/Files

今年迄今,在美国的LME注册铝库存下降6%至180万吨左右,为2009年7月以来最低,即便全球库存增至纪录高位,市场充斥大量的金属铝。

11月中时,美国铝库存曾减少多达13%,不过最近几周小幅回升。

对交易所数据的分析显示,LME的550万吨铝库存中约三分之一储存在美国,比重为五年前经济危机爆发前以来最低。

金属交易员给出了许多可能导致这种明显变化的原因,主要是LME彻底检查仓储政策,限制仓库提供具有争议性的金钱刺激来吸引金属,特别是在美国。

他们还称,美国经济好转以及汽车制造业改善刺激了需求,而且来自荷兰港口城市弗利辛根的竞争也已经浮现。在弗利辛根,嘉能可-斯特拉塔(Glencore Xstrata)旗下PacoriniMetals打造的仓储网络,目前储存了LME全球库存的大约40%。

不过,部分业内人士也认为,这种转变是对风险加剧做出的明显反应。企业把金属从LME的美国仓库移出,因为担心悬而未决的调查可能使它们陷入麻烦。

底特律和其他城市的铝库存不一定被运往了其他地方,可能只是离开了LME的仓储网络,进入交易所之外的仓库。

众多担忧之一在于,监管者将进行干预来进一步收紧LME仓储政策,这会提高最低提货速度,同时加大手头金属变为亏损品的风险。

市场的关注重点不是英国的金融市场行为监管局,而是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在夏天带头对所谓的市场操纵行为展开了调查。

面对愤怒的终端用户的压力,以及美国政客和监管者的严格审查,LME已经宣布采取措施,将旗下部分最大仓储枢纽的提货等候时间削减到50日,并加强了对旗下全球30多家仓储公司的监管。

这些措施旨在堵住MillerCoors等终端用户对LME仓储政策经年累月的批评。MillerCoors用铝来制造饮料罐。该公司称等候时间较长和重大激励措施已经推高现货价格,扭曲了供应状况。

如欲查看美国铝库存图表,请点选(link.reuters.com/kap35v)

**吸引库存的激励减少**

LME在美国的九处仓储地点中,巴尔的摩、芝加哥和莫比亚的库存创下最大降幅,跌至2008年以来最低。2008年时由于需求下滑,库存开始增加。

在2011年的高峰时期,美国铝库存在LME总库存中占比过半。

这其中很大一部分是由金属融资交易推升的,即银行或交易商同意把金属在仓库里存上数月或数年,然后利用远期升水以及低借贷成本来获利。

为了吸引更多的长期融资客户,交易所注册仓库开始提供高额奖励诱因,让客户将金属存放在其仓储设备,这引发了基本金属交易方面20年来的最大争议。

在底特律,铝库存日益攀升之际,终端客户却抱怨说,要拿到货就得同这些奖励因素作竞争,这导致他们为原材料付出灌了水的实货溢价。

如今情况正在改变,至少在美国是如此。

虽然奖励金制度并未完全消失,但仓储业者已经加以删减。最高LME指标现货升水持稳在每磅9.50美分左右,虽仍位于历史高位,但比年初的每磅逾12美分已经下滑。

非LME认证仓储业者现在提供的租金,甚至可以比LME仓库便宜多达80%,希望藉此吸引更多原材料进驻。

把金属移到非LME系统,或许可给予客户更快的取货管道,而避免终端客户所说的扭曲了供应情况的冗长等待。在高盛Metro仓储公司占据主导的底特律市,客户排队领货的时间有时超过一年。

“想拿到非注册金属肯定是变容易了,”美国一位交易商说。

从LME库存数据无法窥见全貌。有些金属从未出现在LME注册仓库,就直接进入场外保管。对这类库存的数量并无官方统计,但许多分析师认为,它们至少和LME库存规模一样多,甚至更多。

交易商说,其结果就是,即便市场其实过剩约500万吨的金属,但存放在LME体系以外的金属加深了市况吃紧的感觉,同时也会缓和升水压力。

**英国和美国**

对交易商来说,现在的问题在于美国监管机构的行动是否会深化LME已提出的改革,尤其是CFTC将会施加何种压力。CFTC在全球对基准利率的调查上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CFTC率先于7月对仓储问题展开调查,向仓储公司和其东家发出传票,其中包括嘉能可和华尔街几家最大的银行。美国司法部还在继续关注此事。

交易商和法律专家表示,CFTC或许会透过2001年时批准允许LME在美国营运的“无异议(no-action)”函,来宣称拥有某些管辖权。

LME和CFTC都不愿置评。

专家们表示,这将是史无前例的情况。

LME本身已采取行动,提议进行成立136年以来最大刀阔斧的改变,在英国FCA看来,这是LME朝提高透明度迈出的一步。

但在美国的终端用户则认为,这样的改变远远不够,要求进一步缩减等候的时间,即使LME已表示这样并不可行。

“LME无法再多做什么,但CFTC仍令人忧心,”一位LME圈内会员的资深主管表示。

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开通此服务。

本文由亚搏体育官方平台发布于国内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高盛的新,交易商担心风险转移铝库存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