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印推高冶金煤国际价格,日本钢铁企业为炼钢

        在资源价格长期低迷的背景下,钢铁原料领域的生产企业的垄断正在加强。在高炉炼钢使用的煤炭(冶金煤)方面,澳英资源企业必和必拓(BHP Billiton)开始通过获得煤矿权益来扩大市场份额。如果对长期合约销售持消极态度的必和必拓巩固垄断地位,有可能动摇钢铁企业的稳定采购战略。       备受瞩目的资产出售谈判     日本钢铁企业密切关注的谈判已经迎来最后阶段。那就是英国资源企业英美资源集团(Anglo American)推进的出售资产的动向。因资源价格走低而面临经营困境的英美资源集团计划将白金和钻石作为核心部门,大幅压缩除此之外的煤炭等领域的资产。      冶金煤的价格2011年曾突破每吨300美元,但随着中国经济增长放缓,2015年暴跌至每吨70美元左右。业绩迅速恶化的资源企业将确保资金周转作为优先课题,并被金融机构要求减少负债。     在此次英美资源集团的出售名单中包括了出产日本钢铁厂商等大量使用的高品质冶金煤的澳大利亚优质矿山。预计将在近期确定接手企业。很多观点认为,具有资金优势的必和必拓在谈判中占领先地位,日本各钢铁企业正密切关注。     如果必和必拓获得英美资源集团的资产,将占据冶金煤海外出口量市场份额的3成以上。一家大型商社表示,如果只考虑日本钢铁企业大量使用的高品质煤炭的话,“其份额可能大大超过5成”。     日本新日铁住金的高管表示,“如果必和必拓实现收购,可能会阻碍自由竞争。这很可能违反澳大利亚的反垄断法,我们将讨论提起诉讼,要求禁止并购”,显示出危机感。     日本钢铁企业对必和必拓感到警惕的征兆出现在2000年代后期。在那之前,高品质冶金煤的价格每年由必和必拓与三菱商事对半出资的BMA公司和新日铁住金决定。2家公司的谈判是被称为“基准价谈判”的事实上的强强谈判,同时还成为其他钢铁企业采购价格的指标。     转折点出现在资源价格暴涨的2008~2009年。BMA公司等认为,“应将现货(即时合约)价格的上涨体现到长期合约价格上”,要求改为每3个月调整一次价格的定价方式。这是因为如果将年初的定价作为全年的价格,原料生产企业将无法分享现货价格上涨带来的利益。     在原料生产企业的话语权增强的背景下,新日铁住金不得不接受这一要求。据称,BMA公司还向新日铁住金表明了将价格评估改为每个月进行、不再按3个月的固定价格销售的方针。由于基准价谈判破裂,作为新的谈判对象,新日铁住金一直在加强与英美资源集团等的关系。       垄断化的影响已开始显现     如果必和必拓获得英美资源集团的煤矿,钢铁企业的采购战略将不得不进行调整。必和必拓为了将透明度较高的现货交易价格培育为定价标准,将所有冶金煤都与市场行情联动并进行销售。     垄断化的影响已开始显现。9月份冶金煤的现货价格上涨至年初的2倍,达到160美元。对于无法用供需关系解释的价格急剧上涨,需求方很是头疼。进口冶金煤进行焦炭生产的日本焦炭工业公司董事森俊一郎表示,“随着市场垄断化,价格震荡幅度较大,这很令人困惑”。     英国大型调查公司伍德麦肯兹(Wood Mackenzie)的罗宾·格里芬(Robin Griffin)指出,“此次英美资源集团出售资产,可能会加速推进冶金煤贴近市场行情”。也有观点质疑日本各大钢铁企业能否维持每三个月的定价下的稳定采购。这是因为,如果变成必和必拓一家独大的局面,可能不会有原料生产企业愿意与钢铁企业进行长期协议谈判。     新日铁住金的一位高管表示,“获取权益成为讨论课题”。不过优质的煤矿通常不会低价出售,所以获取权益就需要巨额资金。在冶金煤价格急剧上涨的背景下,日本各大钢铁企业显得越发焦虑。    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日经中文网)商品部 金子夏树

        高炉炼钢使用的冶金煤现货(即时合约)价格正在迅速上升。作为国际价格指标的澳大利亚产“高品位强粘结煤”的价格上涨至每吨130美元左右,创2年半以来新高。这主要是因为,中国煤炭供给增长被踩下刹车,而印度的钢铁企业则在增加采购。日本各钢铁企业10~12月的长期合约价格连续3个季度出现上涨的可能性很大。 印度钢铁企业加强冶金煤的现货采购(塔塔制铁)         冶金煤现货价格比2016年初上涨了近7成。粗钢产量世界第3的印度钢铁企业增加采购量推高了价格。        重视保护本国钢铁企业的印度政府在2月对进口钢材设定了最低价格。并且在8月份宣布延长限价期限,加强了抵制廉价中国钢铁等的姿态。其结果使得市场需求转向了价格竞争力提高的印度产钢材。一家大型商社的交易员表示,“印度的钢铁企业为了增产,正在加强冶金煤的现货采购”。        而在“钢铁寒冬”的震源地中国,也出现了调整生产的迹象。中国政府提出了将煤矿全年作业天数限制在276天以下的方针,市场普遍预期煤炭增产将会放缓。再加上煤炭的主要产地山西省因暴雨造成道路等运输基础设施受损,在供给方面出现了障碍。           中国国内钢铁企业在采购国产煤炭方面陷入苦战,被迫转向采购澳大利亚等的进口煤炭。某大型商社表示,“中国煤炭的港口库存比春季减少了6~7成,减至200万~300万吨”。        一方面,虽然印度和中国钢铁厂商对澳大利亚进口煤的依赖度正在提高,但由于大雨的影响和经营方面遇到的困难,澳大利亚方面的供给量并未增长。在持续至2016年初的资源价格低迷局面下,澳大利亚很多煤矿不得不停产关闭。美国煤炭企业皮博迪能源(Peabody Energy Corp)8月份宣布,将在2021年之前把澳大利亚冶金煤产量较今年减少50%,减至700万吨。        日本新日铁住金等大型钢铁企业与大型资源企业将把近期开始谈判的10~12月长期合约价格作为现货价格进行参考。与7~9月(每吨92.50美元)相比,价格很有可能进一步上涨,市场上多数观点认为,每吨“将突破100美元”。在日本国内钢材需求低迷的背景下,各钢铁企业能否将原料成本上涨转嫁到钢材销售价格上将成为焦点。

本文由亚搏体育官方平台发布于海外看点,转载请注明出处:中印推高冶金煤国际价格,日本钢铁企业为炼钢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