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经中文网,看看日本的幼儿教育和保育免费化

日本厚生劳动省为了使双职工家庭等能在早晨和晚上请人照顾孩子,将自2017年度起扩充育儿服务。日本政府除了将补贴临时看孩子保姆的一半费用外,还希望能够把托儿所和小学生课后儿童看管班设置在同一地点运营。日本希望以待入园儿童集中的城市地区为中心,完善育儿设施,推动女性参加工作。 日本小学生放学   日本政府将在2016年底前敲定制度详情,在2017年度实施。由于财政资源有限,将讨论对监护人收入设置上限。包括延时托管在内,通常情况下日本的托儿所只能把孩子托管到晚上8点左右,早晨大多是7点开始入园。  因此,如果父母早晨上班时托儿所尚未开门、或因加班等原因无法按时接送孩子,即使附近的托儿所出现空缺名额,父母也不会申请。很多儿童正是因为这一原因没有入托。  如果经济原因,导致在托儿所没开门时请不起临时保姆等的家庭增加,将导致夫妻难以两人都外出工作,易于导致收入低。因此,日本厚生劳动省自2017年度起,将对因不得已原因而无法使用托儿所的家庭,正常上班时间外的育儿费用进行补贴。  具体来说,政府将补贴临时保姆和被称为“育儿妈妈”的家庭保育员等的部分费用。国家将补贴费用的一半,日本各级地方政府将对剩余费用提供自主补贴,进一步提高补贴率。  雇用民营企业的临时保姆时,如果包含地方政府的追加补贴在内,1小时约2000日元(约合人民币132元)的费用将降至不到一半。关于利用方法,地方政府向民营企业等服务运营主体直接支付费用以降低利用者负担的方案,以及向利用者发放优惠券的方案等浮出水面。     日本目前有着最多每次折扣2200(约合人民币146元)日元临时保姆费的公共支援制度。新补贴制度可以与之同时使用,临时保姆费将首先减去2200日元,剩余部分的一半再由国家通过2017年度推出的新制度加以补贴。  日本厚生劳动省想定的临时保姆补贴费所需的金额暂为10亿日元(约合人民币6620万元)左右。例如利用者每周需要1次临时保姆照顾小孩2小时,依此计算补贴对象约为1万人。  目前,日本利用延时托管制度的儿童约有90万人,估计其中一部分会利用新补贴制度。厚生劳动省将在2016年底前确定具体补贴金额和对象人数。还计划设置补贴金额的上限。  日本政府还将推动在相同设施内一体化运营托管小学生的课后看管班和托儿所。这是一种被称为多功能型的设施,预计将面向从3岁到小学生年龄段的儿童使用。  从2017年开始,日本政府将为NPO法人(非营利组织)和企业等运营的多功能设施补贴一半建设费用。各级地方政府也可能追加补贴措施。  很多孩子从托儿所毕业上小学后,很难找到放学后可以托管的场所。通过建设多功能型设施,即便是从托儿所毕业的孩子,也可直接放在旁边的设施进行托管。这样有助于减少一些家长因孩子上小学而离职的现象。  此外,作为2017年的税制改革期望,日本厚生劳动省还要求对雇保姆看孩子,一边育儿一边工作的家庭减轻税收负担。

日本政府5月31日汇总了幼儿教育和保育“无偿化”政策的细则,该政策将从2019年10月开始实施。关于被自治体(即地方政府)认定为“(孩子)需要保育”的家庭,除了认证托儿所外,育儿保姆等其他认证以外的服务也将成为政府支援的对象。不过将对认证以外的支援设置上限,例如居民税免征家庭的0~2岁幼儿每月最高可获得4.2万日元补贴,3~5岁儿童每月最高可获得3.7万日元补贴。日本政府旨在减轻育儿家庭负担的政策将向前迈进。      日本幼儿园的孩子在上课(资料)          “无偿化”的政策框架大致分为日本政府认证的设施和服务以及非认证的设施和服务。        例如,将3~5岁儿童送入认证托儿所或认证幼儿园的家庭,保育费将被全部免除。对于幼儿园和各个自治体独自认证的认证外保育服务的支援则设置了上限。        认证外的保育服务存在服务内容细致丰富,因而费用较高的情况。考虑到日本政府财政支援的公平性,认证外服务的补贴上限为每月3.7万日元,这是日本全国认证托儿所的平均保育费水平。幼儿园的补贴上限为每月2.57万日元。接送和餐费不包含在补贴对象之内。              据日本厚生劳动省统计,日本3岁儿童利用非认证保育设施的平均费用为每月4万日元(约合人民币2352元)。即使利用该政策获得补贴,每月也需自己负担约3千日元。在有很多等待入园儿童的东京都内,有的非认证保育设施的保育费每月超过1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5879元)。虽说是“无偿化”,但家长仍需自己负担一部分。          成为支援对象的认证外服务包括育儿保姆、临时托儿所和员工托儿所等所有保育服务。幼儿园托管也在补贴对象之内。非认证设施方面,仅登记申报的在日本就有约1万1千家。即使不满足日本政府的监督标准,只要向自治体提出申报和接受入内检查即可被纳入对象。日本政府要求这些设施在5年里满足国家监督标准。        因相关政策受惠的将是被认定为“需要保育”的家庭。日本的市区町村将根据利用者的申请,对各家庭是双职工还是单职工等就业状况、家中是否有需要看护的人以及是否怀孕或刚刚生完孩子等情况进行调查。进而判断是否“需要保育”。         由于认证服务的利用者已经被认定为“需要保育”,将直接被免除保育费。非认证服务的利用者在手续上仍需交纳保育费,然后隔几个月向自治体申请一次,领取补贴。利用多处设施和多项服务的情况下,只要在上限范围之内即可获得补贴。        日本幼儿教育和保育“无偿化”的财源将来自消费税增税(预定2019年10月)增加的税收收入。预计将面向幼儿教育和保育的无偿化实施8千亿日元规模的财政投入。不过,无法进入认证托儿所和幼儿园的等待入园儿童仍然呈增加趋势。由于保育服务供给不足以及各地区的服务严重不均衡,如果“无偿化”政策挖掘出潜在的需求,等待入园儿童的问题可能愈发变得严重。

本文由亚搏体育官方平台发布于时事评论,转载请注明出处:日经中文网,看看日本的幼儿教育和保育免费化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