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方表达强烈不满,韩国要加强执法中国渔船

       围绕韩国方面报道的在该国西部的黄海海域进行非法捕捞的中国渔船10月7日撞沉韩国海警快艇的事件,韩国政府10月11日发表了加强对非法渔船执法力度的措施。其中提出了强有力的对策,称如果出现渔船通过暴力等方式妨碍执行公务的情况,将根据需要积极使用舰炮和机枪等武器予以压制。       针对该事件,韩国外交部部长助理金炯辰11日召见中国驻韩国大使邱国洪表示抗议。要求中国政府立即采取措施,对肇事船舶及相关人员进行搜查、检举和处罚等。       韩国国内媒体报道称,“凶残且变得有组织化的中国非法捕捞渔船践踏了韩国的公权力”(韩国《朝鲜日报》),执政党与在野党也批判了韩国政府的软弱,出现了认为“应该动用军事力量”等的强硬论调。       另一方面,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在10月11日的记者会上针对相关事件称:“我们目前正在进一步核实此事的有关情况”,同时表示:“希望韩方从双边关系的大局出发,冷静理性处理有关问题”。       中韩关系因韩国决定在驻韩美军基地部署萨德反导系统(THAAD)开始出现裂痕。随后,韩国警察9月29日在韩国专属经济区(EEZ)内对进行非法捕捞的中国渔船执法时造成中国渔船起火,致3名船员死亡。       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日经中文网)首尔 峯岸博

中韩因渔业纠纷又发生一起血淋淋的命案。10日上午,韩国海警在盘查中国渔船过程中与中国渔民发生冲突,韩国海警开枪击中中国渔船船长,致其身亡。事发后,韩国海警立即召开记者会,称中国渔民进行了“强烈反抗”,强调当时“事态紧急”,凸显自己开枪的“必要性”。韩国政府就这一“事故”对中方表示遗憾。中国外交部则对韩方采取暴力执法导致中国渔民死亡表示强烈不满,要求韩方认真彻查事件,严肃处理责任人。中韩之间已多次发生类似血案,既有中国渔民被韩国海警开枪打死的“先例”,也发生过中国渔民刺死韩国海警的事件。在“暴力抵抗”和“暴力执法”的相互指责中,如何避免悲剧重演成为摆在两国之间的紧迫问题。

韩国海警射出8发实弹

据韩联社10日报道,当天上午8时30分许,韩国海警在盘查涉嫌在全罗北道旺嶝岛以西144公里海上进行“非法捕捞”的中国渔船“鲁荣渔50987”号时,与中国渔民发生肢体冲突,韩国海警用K5手枪连射3发空弹和8发实弹进行警告。在此过程中船长宋某中枪,此后被紧急送往韩国木浦医院救治,但最终伤势过重于11时10分许身亡。木浦负责救治医院的负责人表示,宋某身上有6至7毫米的伤口,看似由子弹进入身体后产生,且宋某肺部、肝脏和肾脏均受损。对宋某进行CT扫描的结果显示,长达1.6厘米的弹头留在体内,腹部淤肿,应该是在枪弹穿入过程中产生的。

韩国海警随即召开记者会,为开枪辩解。《韩国日报》网站称,当天指挥“镇压”中国渔民的韩国海警特工队队长权某表示,当时登上中国渔船的两名海警被三四名中国渔民“按住脖子”,因此“情况非常紧急”。权某还称,当时是根据海警的“枪支使用守则”进行射击的。

韩国纽西斯通讯社引述韩国海警的说法称,随着本月16日中国黄海禁渔期即将解禁,韩国西海地方海洋警察厅所属的木浦和泰安海警联合对“非法捕捞”的中国渔船进行打击。10日上午7时45分左右,泰安海警署下辖的“1507”舰抓获1艘中国渔船,8时7分左右,木浦海警署下辖的“1508”舰抓获另外1艘中国渔船。这时在周边的包括“鲁荣渔50987”号在内的4艘中国渔船涌上来,试图将被抓获渔船救走。报道描述称,数十名中国渔民拥到船上,与20多名韩国海警发生肢体冲突。中国船员挥舞“各种凶器进行集体抵抗”,而部分韩国海警要么安全帽掉落,要么“脖子被中国渔民勒住”。韩国海警发射实弹后,中国渔民撤离,遭遇激烈抵抗的韩国海警准备放弃原本抓获的中国渔船返航。但是上午8时55分左右,已经逃走的“鲁荣渔50987”号打来无线联系电话,说船上有患者要求救援,实际就是船长宋某被子弹击中。随后宋某被直升机紧急送往木浦医院。

木浦海警署长崔昌三10日下午召开记者会,表示将彻查造成中国渔民死亡的原因,同时要对余下的中国船员以妨碍公务执行罪名进行司法处理。被抓获的中国渔船将于11日上午到达位于木浦市的海警专用码头。20名中国船员中,已有2人在木浦接受调查,剩余18人将与渔船一起抵达木浦。

虽然韩国海警极力将责任推卸给中国渔民,但他们的说法并非没有漏洞。据韩国SBS电视台报道,韩国海警当天在介绍本次情况时使用了抓捕中国渔船的录像,但海警使用枪支时的录像却不见踪影。海警方面的解释是,“由于头盔上的摄像机电池发生漏电事故”,因此并没能明确录下当时开枪时的影像。海警相关人士“自信地”表示,即使没有使用枪支时的录像,但依靠抓捕过程的录像“足可以说明”事故原因。《韩国日报》报道称,虽然此次海警使用枪支的外部条件“似乎具备”,但问题在于使用过程。“枪支使用守则”第三条明确规定,开枪应该对准对方大腿以下部位射击,尽量减少伤害。但此次中国船长遭受的是从背后由下到上的身体贯通伤,因此有必要查明当时如此开枪是偶发事件还是当时就是对着中国船长身体开枪。此外,当时是谁开的枪,警告性射击后有无停顿就直接实弹射击等容易引发争议的地方都应该进行调查。

中方要求严肃处理责任人

据韩国媒体报道,事件发生后,韩国外交通商部向中方进行了说明,并就发生此次“事故”向中方表示遗憾,向遇难者家属表示慰问。中国驻韩国光州总领馆一名工作人员10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说,领馆人员已经赶往事发地,并向韩方提出交涉,同时要求确保船上其他船员的人身安全和合法权益。

“中方对韩方采取这一暴力执法行为导致中国渔民死亡感到十分震惊,并表示强烈不满,要求韩方立即认真彻查事件,严肃处理责任人,向中方及时通报有关调查和处理结果。”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10日在记者会上说。他还表示,中国外交部领事司负责人已向韩国驻华使馆提出严正交涉。外交部和中国驻韩国使领馆将继续密切关注事件进展,敦促韩方严肃、认真、妥善处理善后事宜。

对于被批评暴力执法,韩方似乎并不认账。韩联社称,中国政府通过各种方式对韩方提出严正抗议,但是韩国外交通商部10日晚表示,此次事件有一点是明确的,那就是该事件是在韩国海警“正当执法过程中中国渔民暴力抵抗”中发生的。由于双方在此问题上立场差距明显,因此有忧虑的声音认为,该事件可能会演化成中韩外交摩擦。

韩国舆论在刻意渲染中国渔船的“霸道”。韩国“NEWS Y”电视台10日称,随着中国渔船“越来越凶残化和组织化”,对中国渔船的打击“犹如随时丧命的战争一样危险万分”。去年5月,韩国海警曾经以“妨碍特殊公务执行”的名义没收两艘中国渔船,但对韩国海警强硬方针“似乎嗤之以鼻”的中国渔船反而“更加横行霸道”,“海警的人身安全正受到威胁”。《首尔经济》10日称,海警是在“危机情况一触即发”情况下才开枪打死中国船长,虽然这是一个悲剧,但考虑到事件是由中国渔船“非法捕鱼”引发的,因此有观点认为,韩方应该要求中方拿出对策。

“我认为,这种暴力执法,无论在什么条件下都不允许。”辽宁社科院朝鲜—韩国研究中心主任吕超10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说,开枪致死中国渔船船长是很严重的事件,韩国政府应该向中国渔民表示道歉和赔偿。尤其是目前中韩两国处于蜜月期,韩国海警这种做法给中韩两国关系带来负面影响。《环球时报》记者此前曾采访过山东等地的一些渔民,他们对韩国海警的执法粗暴和重罚更是颇有怨言。

如何避免悲剧重演

中国渔民与韩国海警已多次发生冲突、甚至导致人员伤亡的事件。2010年12月,一艘韩国巡逻舰冲撞中国渔船,造成一死一伤。2012年10月,韩国海警为镇压中国船员的反抗发射橡皮子弹,击中一名张姓船员的左胸,致其身亡。而在2011年12月12日,一名韩国海警在扣押“非法捕捞”的中国渔船时,被中国船员刺死。

路透社10日称,韩国海警经常将中国渔船赶出其西部海域,并时而发生暴力事件。一名海警官员说:“看来,如今的状况已比以往更加严峻。”韩联社10日称,在打击“非法捕鱼并激烈抵抗”的中国渔船时,发生了船长中弹死亡的不幸事件。这距离2012年10月中国船员被海警子弹打死仅过去两年。报道还称,中国今年8月对3名涉嫌贩毒的韩国人实施死刑时,韩国政府也曾提出抗议,但最终韩国政府还是尊重中国的国内法。此次也希望两国通过沟通尽快合力制定出防止类似事件再次上演的措施。

如何才能避免悲剧重演?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教授张琏瑰10日对《环球时报》表示,中韩海上划界不是很清晰,中国这边渔业资源枯竭,出于生计,一些渔民有时候会越界捕捞。中韩之间应该认真谈判,相关执法部门应协商出具体的措施来解决这个问题。

吕超对《环球时报》记者说,有时候很难说中国渔船越界非法捕捞,中国渔民有祖祖辈辈捕鱼的传统渔场,而随着《中韩渔业协定》于2001年正式生效,部分传统渔场被划为中韩共同管理或者由韩方管理,如果中国渔民申请到捕鱼许可,也可以进入。鉴于近年来中国渔民和韩国海警的冲突酿成多起惨剧,两国渔政、海岸警备等部门应该充分协商。韩国海警一定要杜绝暴力执法。而中国渔民应该遵纪守法,遇到韩国海警巡视,应尽量避免冲突,即使出现冲突,也应选择通过两国政府相关部门协商解决。【环球时报驻韩国特约记者 李大明 环球时报记者 郑一真 郭芳 王会聪】

图片 1

本文由亚搏体育官方平台发布于亚搏体育平台官网,转载请注明出处:中方表达强烈不满,韩国要加强执法中国渔船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